智海撷珍 口业之过阿罗汉遭难
发布时间:2019-09-03 02:06

  极速快三经十二年。恒为狱监。食马除粪。离越弟子。得罗汉者。有五百人。观觅其师。不知所在。业缘欲尽。有一弟子。见师乃在罽宾狱中。即来告王。我师离越。在王狱中。见为料理。

  王即遣人。就狱检校。王人至狱。唯见有一人。威色憔悴。须发极长。而为狱监。食马除粪。还白王言。狱中都无沙门道士。唯有狱卒。比丘弟子复白王言。愿但设教。诸有比丘。悉听出狱。王即宣命诸有道人。悉皆出狱。

  尊者离越。于其狱中。须发自落。袈裟着身。踊在虚空。作十八变。王见是事。叹未曾有。五体投地。白尊者言。愿受我忏悔。即时来下。受王忏悔。

  王即问言。以何业缘。在于狱中。受苦经年。尊者答言。我于往昔。亦曾失牛。随逐踪迹。至一山中。见辟支佛独处坐禅。便诬谤。经一日一夜。以是因缘。堕落三涂。苦毒无量。余殃不尽。至得罗汉。犹被诽谤。

  从前北印度郯宾国有一位很有名的圣者,他的名字叫离越,从小就彻底看破人生无常,苦空无我,而后出家学道,并长期住在深山中的岩洞里,精进修持苦行,不久即证得六神通自在的大阿罗汉道。

  离越成道之后,还是继续住山修行。因此,很多远近爱好修道的人,都入山来拜他为师。他以神通观察弟子的根机,对症下药,数百名的弟子受到他的指导,都前后证得阿罗汉道。众弟子成道之后,均到各地去弘法利生。到后来,只留老阿罗汉自己独居在山中修行。

  有一天,离越老阿罗汉利用空闲的时间,整理山洞,他看见自己一件百衲僧衣,退成淡白的颜色,想把它再染成灰色。他便在山中寻找能够染衣的草根和树皮,来充当染料,还将僧衣放在锅里,然后用烈火烧煮。

  当老阿罗汉开锅用柳枝翻搅时,发现锅中那件百衲僧衣,竟变成牛皮,草根和树皮也作起怪来,皆变成牛肉,染料的水也变成红血水,而且牛肉的气味特别重。老阿罗汉惊愕道:“我的业障来了!因果业报真是不可思议,世间造口业和恶意的人,均逃不出因果报应的追踪,且看即刻便有业报来到。”

  这时,忽然有一个粗暴的农夫匆匆追来,大声喊道:“喂!和尚,你这个出家人今天大开杀戒,山里许多山猪、山羊还吃不够,连我的耕牛也杀了。我早上才牵牛到山边吃草,不多时就不见了,到处都找不到,原来是你这个和尚偷来把它杀掉。”

  农夫把全锅的证据带走,并且气愤愤的逼着老阿罗汉离越去见国王。古代人事简单,没有设置法庭和法官,一旦人民有了事情,就去请求国王裁判。宾国王问农夫何事,农夫即将经过情形向国王申诉。国王问离越有什么话说,老阿罗汉回禀国王说:“大王!这是我的业报,贫僧无话可说。”

  国王说:“被告既不申辩,又有铁证在前,偷盗罪难辞。出家人破杀戒,又犯偷盗罪,违犯了佛教的根本大戒,戒律和法律均所不许,绝对无法容恕!”因此离越阿罗汉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。

  十二年总计有四千三百八十天之久,离越老阿罗汉在监狱中,每天除了修持佛法以外,还担任清洁环境、扫除厕所等工作。晚上则端身静坐不卧,他的慈悲忍辱,深受狱官和狱卒的称赞佩服。

  到了刑期届满那天,过去在山中修行,先后得道的弟子,均不约而同的想念师父。这数百名的阿罗汉,均运用自己的神通观察,知道恩师被冤枉坐牢十二年,大家均以神通飞腾来到王宫,在空中大鸣天鼓,为师父申冤,责备国王失察,误听农夫诬谤,委屈圣师坐牢十二年。

  国王大为惊惧,亲自前往监狱释放,并忏悔一时失察的罪过。离越老阿罗汉走出狱门,即飞上空中,放大光明,作种种神变。一时化身无量,又合成一个大身遍满虚空;忽然将虚空变成大海,又变成大火,自身在烈火中入定;忽又火息山现,自身在山石中,出入无碍等神通变化。

  这时,数百名阿罗汉要惩诫国王办事不明,老阿罗汉阻止说:“不可对国王无礼,这是我的业报,不能埋怨他人。”老阿罗汉离越尊者,即向大家宣说他宿世所造的因缘:“我在过去世中,曾出生为农夫。一日走失一条牛,入山寻觅,看见山洞中有一位出家人在修行,我那时失察,误以为牛是被他所藏匿,因为当时山中并无他人。我即恶心毒口扰乱他一天十二小时,要把他驱逐出山,送交国王拘禁于监狱之中。当时我造业十二小时,如今酬债十二年冤狱,好像借钱生利息,日期越久利息越多,我今生偿还所加的利息,是当时造业的八千多倍。至心修善作功德,都是施一得万的福报;恶口造业播弄是非,也是由一得万倍的业报。稍微的差误,就会遭受无量无边的惨苦!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